Bitcoin Vault -比特币保险库

教程

朱家明:计算能力革命的背后是分配系统革命。没

8月22日,“2020全球区块链计算会议暨新基础设施挖掘峰会”在成都市成华区召开。会议由市新经济委员会、市科技局、成华区政府指导,成华区新经济技术局、成华区投资促进局、龙潭新经济产业功能区管理委员会、巴比特、链节、印比特协办。著名经济学家朱家明发表了主旨演讲《算力革命和新型财富》。

朱家明说,比特币的诞生引发了算法革命和计算能力革命。“代码就是法律”和“代码就是财富”。“计算能力革命”支持并促进了数字经济和数字财富的扩张。计算能力革命的实质是数据信息存储量的扩大规模和速度。“采矿”是计算能力和算法革命的实验领域。

他认为,采矿业存在局限性,该行业需要实现从“采矿业”到“采矿业”的突破,并构建支持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为了支持未来数字财富的增长和扩张,并形成发展计算能力的产业体系,我们将把与比特币和矿业相关的计算能力扩张限制在整个数字经济范围内。

他还指出,计算能力革命的背后实际上是分配制度的革命。长期以来,人类没有办法解决极其不公平的财富分配制度。比特币、战俘、邮政、IPFS等。所有这些都暗示和启发人们有这样的可能性,而且我们很有可能建立一个基于计算能力和以技术来衡量的分配系统。这种分配制度可能是世界上最合理最公平的分配制度,这样它就可以保持数字经济和广义计算能力所带来的财富体系的稳定性。

最后,朱家明总结了理解未来变革的三个决定的必要性。首先,了解世界的微观基础;第二,不断拓展宏观世界;第三,我们应该处理从微观世界到宏观世界的计算能力。没有计算能力就没有未来。

以下是讲话的全文:

大家早上好。

我可能是今天会议中年纪最大的。我很高兴有机会与在座的这么多年轻人讨论“区块链计算能力”,分享我对“计算能力革命”的理解。

这个世界和这个时代最大和最快的变化实际上是计算能力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区块链计算能力”。它涉及区块链和计算能力两个概念,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释:一是基于区块链的计算能力;其次,它有计算能力的支持。区块链的诞生史及其未来史已经证明并继续证明,区块链和计算能力不仅是不可分割的,而且还继续呈现出互动发展的趋势。

没有必要再解释区块链了。或者以我的生活经历,回顾一下对“计算能力”的理解:

我在1958年上小学,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算盘。虽然世界上已经有了计算机,但算盘当时是中国小学生的一种计算能力。1965年,我开始学习计算尺,它可以解决对数问题。计算尺也是一种计算能力。在20世纪70年代,我遇到了计算器,它也是实现计算能力的工具。后来,在20世纪80年代初,我工作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开始使用计算机,计算机体积庞大,需要打孔才能完成计算。1985年我去了美国,在大学里我第一次遇到了286,这非常令人震惊。事实上,使用16位数据时,286的最大频率仅为20兆赫兹。20世纪90年代席卷全球的信息技术革命的实质是计算能力的革命。计算机的计算能力呈指数级增长。2020年初,中国启动了E级超级计算系统,其计算速度为每秒数十亿次。

在人类计算能力革命的背景下,2008年比特币的诞生催生了一种特定的“区块链计算能力”,即哈希率。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散列计算能力得到了扩展

简而言之,这个世界和这个时代最大、最快的变化实际上是计算能力。目前,人们谈论的计算能力是超级计算能力,它已经是每秒数十亿次的计算速度。此外,人工智能已经全方位地参与了超级计算能力。人类已经到了这样一个时期,他们不仅被计算能力所改变,而且被计算能力“异化”。

计算能力革命支持并促进了数字经济和数字财富的扩张

我们为什么要关注和理解区块链的计算能力,主要是哈希计算能力?这是因为这种计算能力导致了数字资产和新财富的形成。

最初,人类只有一种资产和一种财富,即由物质资源通过传统劳动工具和人力资源创造的资产和财富。这些资产和财富在传统货币的规模上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在现代社会,经济增长和发展主要是指物质财富的生产和创造。

然而,2008年比特币出现后,这种财富模式被打破了。比特币是由区块链增加的计算能力形成的,已经成为一种新的资产和财富。此后,出现了以太网和以太网,以及各种加密的数字现金和数字资产。也就是说,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一个以“基因”为代码、通过区块链增加计算能力的新财富体系已经形成。

如果我们打破新财富的结构,这就是一个“三角形”。三角形的上端是区块链,左端是散列力,右端是基础设施。见下图:

这种新财富的基因就是密码。因此,我在这里想说的是:“法典不仅是法律,也是财富”。

根据这种新的财富结构,数字现金、数字资产和数字财富之间的关系已经形成。见下图:

哈希计算能力的历史意义

比特币的出现超越了比特币本身的意义。因为比特币推动的区块链和哈希算法的结合引发了计算能力和算法的革命。如今,与比特币相关的计算能力已经达到了130E。

随着哈希计算能力的爆炸式增长,以哈希计算能力为核心带来了三大显著成果:

首先,形成以计算能力为核心的产业链。见下图:

由于产业的形成,促进了基于计算能力的新企业集群。这些新的计算能力企业将决定未来的广义计算能力革命和狭义计算能力革命。请参见下表:

第二,推动新的“产业大军”。计算动力行业起源于发烧友,然后逐渐成为由代码农民、采矿机器和结构工程师组成的“工业大军”。

第三,它从中心到边缘刺激“创新”。最近,人们开始关注IPFS这个“创新”含量很高的项目。

多年来,人们对以哈希计算能力为核心的“挖掘圈”有很多不公平的理解,其意义被低估,仅被视为一种“挖硬币”行为。事实上,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连锁圈已经进行了人类历史上计算能力和算法革命的大规模实验,而所谓的矿池就是这个实验的实验区。由于这样的实验,一个相当完整的产业链和产业体系诞生了。经过漫长的历史,人们需要知道这个领域的全部含义。

“矿业圈”计算能力行业面临诸多限制,计算能力与能耗之间的关系需要突破

“采矿圈”计算动力行业面临许多限制和约束,主要包括:技术约束,主要是因为散列率增长率可能接近极限;成本约束;环境限制;收入下降限制;矿床全球分布的不平衡约束;市场垄断模式约束,以及制度和监管约束。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计算能力和能耗之间的关系。哈希计算能力的实现不仅需要消耗越来越多的能源,还会产生越来越多的二氧化碳排放,对环境产生负面影响。根据一些数据,散列电力消耗的电力相当于捷克斯洛伐克全年消耗的电力。因此,有必要从两个方面解决能耗和Co2减排问题。首先,将计算能力技术从软件提高到硬件,希望未来的采矿机将更加智能化、低消耗和小型化;第二,与新能源的结合,包括核能和太阳能。希望低成本新能源的应用。

此外,市场垄断模式的约束也值得关注。在这一领域,值得担忧的市场垄断主要集中在从技术开发、采矿机器芯片,到能源资源的垄断和矿池的垄断。今后,这一领域不应被越来越少的大公司垄断和控制,而应容纳更多的中小企业甚至个人。因此,相关技术的发展应趋向于普及和低价。

因此,有必要从矿业领域开始向矿业领域突破,不仅要通过不断提高散列率来支持不断扩大的矿业市场,还要支持整个数字经济领域的扩张,而不是将计算能力局限于比特币和矿业,以支持未来数字财富的增长和扩张,并加快计算能力产业体系的形成。

计算能力革命背后的分配制度革命

长期以来,人类没有办法解决极其不公平的财富分配制度。为此,一代又一代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家不断地讨论和提出他们理想的分配制度。其中,包括空想的分配制度、马克思主义的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

然而,人们看到的是,资本主义永远不可能真正突破资本决定分配的制度框架。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按需要分配到现在还不能实现,按劳分配也很难实现,因为没有技术来支持人们的贡献的真实和实时量化。

现在,比特币、POW、POS和最近开始全球测试的IPFS已经建立了一个基于计算能力和技术衡量的贡献和分配技术体系。这种技术性的分配制度足以为如何建立公平合理的分配制度提出新的思路。不仅如此,POW和POS的概念和机制也可能适应未来的数字经济和新的财富体系的稳定性。

计算能力决定未来

我希望今天的参与者能够意识到哈希计算能力代表了一种“狭义”的计算能力,因为哈希计算能力主要以比特币为核心。与“狭义”计算能力并存的是超级智能计算,包括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即“广义”计算能力。现在,有必要将“狭义”计算能力与“广义”计算能力结合起来。只有这样,计算能力才会改变人类的经济形态、资产形态和财富形态。由于超级计算能力,一个全新的市场模式可能会出现。我们都将见证计算机革命带来的财富形式的变化和制度的变革。

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计算能力革命的时代是21世纪伟大导航的时代。只是今天的计算革命巨轮正在大数据的海洋中航行。区块链提供的是计算能力时代的海图坐标系统。

我想简单总结一下决定这个世界未来的四大变化:第一,由纳米级基因、量子和病毒组成的微观世界。基因影响生命,量子影响宇宙,量子科学也将引发量子计算能力的革命,而导致流行病的病毒将影响人们的健康。第二,不断扩大的宏观世界。马斯克带领人们看到并进入宇宙。第三,区块链。区块链重建了传统经济和数字经济、微观世界和宏观世界的基本结构。第四,计算po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