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Vault -比特币保险库

教程

孟雁:计算能力是新数字经济的支点,分散的网络

8月22 -23日,“共享新机遇——2020全球区块链计算会议暨新基础设施挖掘峰会”在成都举行。在成都市新经济委员会、成都市科技局和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政府的指导下,会议由成都市成华区新经济技术局、成都市成华区投资促进局、巴比特、连锁节点和印度比特主办。

如果数字资产是提升数字经济的核心,那么计算能力就是新数字经济的支点。在峰会上,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通用思维实验室创始人孟雁分享了《算力是新数字经济的支点》的主题。

以下是由巴比特编辑并发表的孟雁演讲的精编。

为什么市场经济比计划经济强大?

最近,我和一个学经济学的朋友讨论了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自由选择》。他说,虽然这本书没有提到“计算能力”一词,但字里行间却充满了“计算能力”的核心。按照米尔顿弗里德曼的逻辑,“市场经济”之所以比“计划经济”更强大,是因为资源配置更有效率。换句话说,“市场经济”比“计划经济”能调动更大的“计算能力”。

具体来说,经济管理问题的实质是求解一个方程,得到一组资源配置的解,从而优化经济效益。因为方程是超复杂的,所以有必要不断提高计算能力以获得最优解。在计划经济中,资源分配是由少数人决定的。虽然这些人拥有大量的资源和信息便利,但由于缺乏计算能力,他们很难给出资源分配的最优解。在市场经济中,分配资源的权利赋予普通人,每个人的大脑都可以为此做出贡献。最后,权力远远高于计划经济。

要素市场化的目的是提高计算能力

4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号文件,使去年10月31日召开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发布的《决定》号文件成为文件和具体形式。在我看来,这两个文件提出了将要素的市场配置从“行政命令主导”转变为“市场经济主导”的方式,实质上是在“要素”问题上调动更大的计算能力。

从微观经济分析来看,市场可以分为“最终消费的产品市场”和“生产的要素市场”。所谓的要素,我们今天不谈,大致是生产要素,如土地、劳动力、资本、数据、知识、技术、管理等。当这些生产要素提供给企业时,企业就能生产。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充分展示了市场经济在“产品市场”中配置的效益。今天,政策制定者呼吁我们完全市场化“要素市场”,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调动更多的计算能力和分配我们的生产要素。

集中式数字经济的主要缺陷是计算能力不足

最近,有一个热门项目,——NEAR,我认为在理论上很有趣。NEAR认为“开放经济”或“分散经济”需要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将“中央集权货币”转变为“开放货币”;第二阶段是将“中央财政”转变为“开放财政”;第三阶段是将“集中式互联网”转变为“开放式互联网”。

集中管理模式有一定的优势。如果所有人都基于自身利益而相互竞争,那么整体将陷入“囚徒困境”,这可以通过中央决策来避免。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我们现在面临着过度集中的问题,太多的资源和权利被移交给了中央。例如,货币由中央银行分配;融资由持牌商业银行及金融机构提供;互联网的集中化是难以言表的,每个人都有深刻的理解。

我想解释的是,过度集中的缺点不在于每个人都失去了什么,而在于每个人都没有得到什么。在中央集权的组织垄断了所有的信息和权利之后,它就不能真正有效地计算和分配资源。在我看来,当前集中式数字经济的主要缺陷是缺乏计算能力。

例如,我们习惯于免费使用APP提供的服务,事实上您也在免费向服务平台提供数据。假设我们现在计划改变这个模型,我付费使用服务,平台付费购买我的数据。可行吗?这是不可行的,因为它根本无法计算,而且整个过程实际上非常粗略。它无法计算你的行为产生了多少数据以及这些数据产生了多少价值,而且它的计算能力也不够。

开放数字经济的主要优势在于计算能力的规模

今天,采矿业的所有大型咖啡都聚集在一起。在我看来,你所做的是帮助行业走向一个开放的数字经济。与传统的集中式经济相比,开放式数字经济的最大优势在于计算能力的规模。刚才朱家明老师也指出,我们已经进入了EH/s计算能力的规模。他使用了一个非常好的概念,“狭义计算能力”和“广义计算能力”,这启发了我。

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是比特币矿工。外界总是对你有很多不理解和不赞同。他们认为花这么多电和钱在哈希计算上似乎没有意义。事实上,这件事本身也很了不起。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本真正安全可信的账簿,这也可能是实现开放数字经济的第一步。

在以太网的繁荣中,我们看到“狭义计算能力”正在向“广义计算能力”过渡。今年7月,以太网矿商的收入甚至高于比特币矿商,其核心原因是交易成本首次超过了哈希奖励。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这意味着交易处理的收入开始高于维护账簿安全的回报。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为矿工将逐渐从支持散列计算过渡到支持分散的金融交易,然后他们将进入朱家明老师提到的“广义计算能力”阶段。那时,系统中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都将被精确地衡量,每个人的贡献都将被价值衡量,这可以解决经济学中的大问题。

未来三年,交易计算能力将大幅增长

我们相信,在未来三年内,交易计算能力将会大大提高。就像过去十年一样,我们看到区块链的基础设施每三年就有所改善。

比特币三年来一直广为人知,2013年首次突破1000美元大关;以太网在三年内已经成为全球计算机,现在它是全球数字经济的清算层;在过去的三年里,大量的区块链项目从研发到落地;未来三年,我们将迎来下一代区块链基础设施,它将提供100,000 TPS/s的事务处理能力,并能够管理跨链资产、跨链智能合同、大规模可信存储和支持多语言开发。

我相信,未来分散网络所承载的经济规模和资产规模将很容易达到1万亿甚至10万亿美元,这是我们即将面临的市场。在这个过程中,矿工和计算能力专家是基础。

文件硬币开启了广义计算能力发展的帷幕

今天,许多人都在推销IPFS和菲力科宁。IPFS是第一个开始开发“广义计算能力”的项目。IPFS的计算过程非常复杂,不同于比特币的简单散列计算。因此,许多IPFS矿在测试在线线路之前仍在改进。在我们看来,IPFS的意义不在于给市场增加一种用于采矿的货币,而在于展示一幅完整版本的地图,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全新的未来互联网计算环境。

在这个布局中,底层(存储层)有文件硬币和SIA;计算层包括以太网、状态方程、卡兰德等。IPFS、宇宙和波尔卡多是互连层。IPFS不仅是一个存储层协议,也是一个互连协议,可以完全取代超文本传输协议。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完成支付、融资、发行和上市的全过程。在新基础设施的基础上,我们可以构建新一代的互联网应用,比如基于IPFS的颤音、Youtube和谷歌,其想象力可以说是无限的。

工业区块链也是一种广义的计算能力

事实上,中国倡导的工业区块链也在某种意义上努力追求“广义计算能力”。为什么?工业区块链的核心特征是生成可信的数据,即产业链上下游的所有节点都根据自己的计算数据在一些问题上达成共识,这就要求每个节点进行广义计算,贡献自己的计算能力。

一旦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数据”就可以转化为“数字资产”,中央文件中提到的数据可以作为新的生产要素使用,要素市场也可以完全数字化。

数字经济的升级也是计算能力的升级

最后,为了表达我的观点,我认为中国的工业区块链路线和国际热开放金融(DeFi)都旨在升级到数字经济,而这种升级本身也是计算能力的升级,其中相当大的负担落在了采矿界人士身上。我希望你能意识到,你不仅在挖掘比特币,还在计算哈希值。从“狭义计算能力”到“广义计算能力”,你对数字经济的升级负有责任,并能贡献出非常重要的力量。

这是我的理解,请多做修改,谢谢。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