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 Vault -比特币保险库

教程

链阁科技沙龙有什么好的?这是Poca生态四大热门

2020年,在公链层面,博卡肯定是最火的,因为有望超越以太馆。

博卡有什么比埃瑟伦更好的?真的能超越以太馆吗?它的问题是什么?2020年博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重要时间节点吗?

9月12日,Chainge科技沙龙博卡生态全国巡展首站在杭州举行。在题为《从底层到DeFi,波卡将会改变什么》的圆桌讨论会上,四个博卡生态负责人项目方进行了精彩的分享。他们是

福耀;Acala的公开投稿人;

钱晓冬,达尔文网络联合创始人;

郭涛,ZenLink中国区负责人;

梨子,地壳网产品龙头;

主持人是巴比特记者王家健。

如果你对博卡感兴趣,这个圆桌的内容就不要错过了。好好享受!

第一问:你是谁?最近在做什么?

Fuyao:

我们做的项目叫Acala,是博卡的金融特区项目,也是博卡网络的金融枢纽。它提供了一套横跨不同区块链的基本金融要素,包括最基本的稳定货币、分散交易、存款计息应用以及释放流动性等产品。现在,我们正在研究跨链通信标准,它可以使并行链的资产相互兼容并跨链。

钱晓栋:

我是达尔文的共同创始人。我们做的是一个高度去中心化的中转桥梁,让其他项目专注于自己的领域,解决实际业务。桥梁问题移交给达尔文。我们的产品很快就会上线。昨天我们发布了一款游戏,可以部署在以太网、博卡、达尔文。通过博卡的跨链能力,NFT在比赛中可以实现分散转会。

我们(和Acala)属于第一批并行链测试网络。我们正在进行联合军事演习,以展示令牌如何在平行链之间转移。我们博卡生态的项目紧密合作。

郭涛:

我是ZenLink中国的负责人,我们不是做平行链的。总之,ZenLink是Dex在基于Boca的跨链DeFi协议中做的产品。一旦把ZenLink部署到所有并行链上,包括阿卡拉、达尔文等。这些链自然会有DEX能力,每个并行链上的Dex可以共享一个订单簿。它有三个特点。第一,ZenLink可以在用户在博卡Eco交易Dex时,自动匹配出具有最佳流动性的最佳价格。二是可以实现Dex协议并行链之间的资产交换。第三,在用户层面,实现一站式Dex聚合平台。

最近在产品层面,我们发布了1.0版的白皮书。然后,在白皮书的基础上,我们正在进行具体的Dex应用。

梨子:

我是Pear,地壳网的产品负责人。在博卡衬底的框架上,我们正在做基于TEE技术的区块链存储协议。最近在做个人网盘的beta产品,预计这个月上市。

第二问:你们为什么会把业务放到波卡生态?

梨子:

国家频频承认区块链科技,强调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和落地,但大家总觉得区块链是空的。我们一直在探索,区块链比较好的领域是游戏、DeFi等等,但从逻辑上讲,大家普遍认可的是有储物赛道。我们一直专注于简单高效的集中式存储。

Ethereum其实对我们面向应用的公链很不友好,而Boca官方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技术帮助和一整套技术开发工具。Substrate,这是一套开源的、模块化的、可扩展性非常高的区块链框架,在这个框架上,我们只需专注于我们存储应用的核心逻辑即可,不用关注底层框架,这是非常高效的,这是我们选择波卡的原因。

郭涛:

从公共链的角度来看,从比特币到以太网再到博卡,每一代区块链人都有不同的愿景,可以做不同的事情。Ethereum在做DeFi,即使有大量BTC跨链,本质上也是基于Ethereum。博卡,它想打造的是面向更广泛人群的更多场景应用。同时,由于是异构的跨链架构,与现有的以太网碎片化有本质的区别。我觉得现在波卡的架构至少在可组合性上远超以太坊,TPS先放一边,这种组合性是我们想到的,却看不到的东西,恰恰是波卡有更大想象空间的地方。

目前,所有区块链产品的核心是解决交易问题。Boca远比Ethereum丰富,因为它的异构跨链事务具有可组合性。ZenLink从解决令牌交换的角度出发,旨在创建一个通用的即插即用协议,在用户端呈现非常好的交易产品,所以Boca非常适合。

钱晓栋:

首先,区块链世界有两个圣杯,分散的稳定货币和交叉链。我们很早就进入了这个行业,这是我们一直在追逐和拥抱的东西。

第二,我们一直觉得分散跨链很难。加文伍德想成为博卡,我们眼前一亮。

他是《以太黄书》的作者。我们用他做的很多工具,任何人都可以做交联,但是他说做交联对我们来说是可靠的。

第三,博卡早期版本的开发工具出来的时候,我们以为差不多可以做到。底物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它抽象了一些常见的功能。什么意思?我举个例子。我是电工。我只需要知道如何修理电路。虽然我需要一个电表或者绝缘鞋,但是我不需要自己造这些东西。ubstrate可以让我们不去管底层共识,不去管P2P网络,它让我们专注于某一个事情,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们的效率。南部

博卡的跨链部分没有桥。我们研究过桥梁。我们觉得我们可以可靠地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做了达尔文。

Fuyao:

2017年9月,博卡白皮书出来看了三遍。我对这个团队和大方向有了认可,所以深入参与了博卡社区,接触后认可了它的社区文化。不管你是谁,不管问题有多莫名其妙,加文伍德都会一直想着你的问题。偶尔你问一个问题,他会给你回一篇文章,特别深刻。他经常在社区回答问题。

既有技术,又扶持你,为什么不跟着干。我就开始帮他们做生态推广,建立中国社区,现在又做Acala项目,打造金融的基础设施,有了基础设施才能往上做。

博卡对我们的项目有什么支持?我再给你几点。

现在以太网交易订单拥堵,就像Maker DAO一样,重要的甲骨文价格数据无法馈入,也就是说如果被封了,就会出现严重的问题,Maker DAO上就已经发生了。而Substrate底层非常灵活,专门预留了20%或30%的应急交易通道,解决系统在特定时刻的一些危险问题。

同时,我们有灵活的交易费用,是固定价值的。虽然在网络拥堵的时候会增加,但是不会有天价的交易费。在阿卡拉,我们建立了一个分散的交易所,我们充分利用了衬底的离线工人,从而实现了自动执行,降低了清算人的门槛。Acala使用Boca的跨链互操作性来提供一组通用协议,以帮助构建跨链DeFi应用程序。我们搭建了一个平台,以太馆的项目也在寻找一些出路。它可以先考虑我们,通过我们把他们吸引到博卡生态。

第三问:波卡能不能复制以太坊的DeFi传奇,它现在有没有一些不足?

Fuyao:

我觉得我们不仅可以复制,还可以超越,因为博卡在细节上可以做很多创新,像阿卡拉,已经实现了。Substrate这个框架对于底层来讲,既提高了性能,又提高了可控性,它超越了现有的框架。

比如DeFi的高手续费,伯通的高性能,灵活的手续费,现在都可以解决,所以只要把项目的业务场景开放可扩展性,底层机制都可以修改。我刚才说的弹性手续费需要修改底层链的设置,我们现在就可以设置,这样就可以在上层在模式和方式上有更多的创新。目前,Substrate开发的开发商和项目数量不断增加,年增长率超过30%。所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仅可以复制,还可以做得更好。

有缺吗?还有。我们的建筑师比如波卡Substrate需要用Rust语言,会Rust语言又会做Substrate的人,全国上下就是这么几个,我们需要进行培养,社区和技术层面的培养。教授了一门普及基板技术的课程。虽然随着博卡项目的逐渐落地,很多程序员开始转到博卡,但这仍然是一个挑战。

钱晓栋:

我想说博卡的想法是超前的,很多技术团队在开发迭代上是非常高效的。但确实,技术优越并不一定可以实现超越,以太坊最大的竞争壁垒是网络效应,开发者的生态毋庸置疑也是最好的。

但是,把博卡和以太琴相提并论是不公平的。博卡与埃瑟伦处于不同的阶段。但我们如果用大家发展的同一个时期去比较,就可以看到波卡项目开发者或是基金会支持程度,那确实都比以太坊高一个层次。

麦钱包里有博卡青年的各种项目,很多项目大家都不知道。其实全世界很多开发者或者项目团队都已经在博卡青年上了。博卡还有很多功能,所以很多人都围绕着它做了事情,才得以充分释放,生态繁荣才能得到满足。

就以太馆而言,如果手续费那么高,必然有溢出效应。现在它只能在2.0不知道什么出来,以太坊也是值得尊敬的项目,但如果它不抓紧时间让这个问题有所缓解,上面很多开发者包括应用一定会被挤出去。运行高价值的应用程序,成为富人的俱乐部,这是像我们的游戏一样的休闲玩家玩不到的。我认为这是博卡的机会,我对此很有信心。

郭涛:

以太网的很多应用现在都是富人的游戏,但这个社会的基石是普通用户。博卡想做的是让大家都能参与进来。我认为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加,共识的力量会发生变化。现阶段你觉得比特币和以太网最OK。未来随着应用、人口、共识的迁移,博卡会慢慢创造自己的世界。我觉得有很大概率。

我们看Ethereum,17年以来升级的很少。包括Ethereum 2.0,乐观估计完整版需要三年,这是现状。信标链,它的作用是只要你的资产抵押了,就不能转让,可以作为原型的验证。

如你所见,它的强大在于底层的用户群体和开发群体,但是呢,下面的人干活很累,不要看以太坊有很多开发工具,这些天很多协议几天就出来了,其实有的项目做了两年多,但是因为以太坊有这些性能问题,它的顶层没有搞好,导致下面的开发者做业务层面的时候很痛苦。埃瑟伦的顶楼有问题

我觉得,比如你有一台只有1G内存的电脑。想玩游戏,就得想办法把游戏的细节演绎出来,让游戏适应这台电脑的内存。Ethereum开发者都在做这些事情,底层不推,开发者层面的想象力和空间非常有限。你觉得生态很强,但我觉得技术优势很重要。

包括组织结构,Web3和Ethereum基金会是完全不同的组织结构。如果把Ethereum理解为公司的股权,那么一开始会持有全部股份,但是Web3会相对集中在Gavin Wood身上,无论是股权还是令牌。最后有两个结果。前者会怎么样?前期大家都会努力放大市值。一旦扩大,这种组织结构不利于其发展,比如失去非常核心的人员,包括发展进度缓慢,这也是组织结构造成的。人的惰性或贪婪自然会出现,无法克服。

梨子:

以太博物馆有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它的技术基础非常成熟,它的市场认可度非常高,就算手续费这么高,还是有很多人使用以太坊,这是以太坊成为传奇的原因。

但别忘了,我特别强调的是,正如郭涛所说,没有必要担心博卡在技术层面的成熟或能力。博卡上个月就开始转账了,现在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市场上还有很多的转账,可见博卡在市场上的认可度。

第四问:接下来,你最期待波卡的什么事情?

Fuyao:

2020年最期待的是平行链插槽拍卖,的所有参与者都将提出许多新的把戏和新的玩法,我们也是,我自己也很期待,因为这个东西属于前所未见的东西。其实投币竞拍的过程也是筛选项目的过程,整个机制很精彩,是一件很让人向往的事情。

钱晓栋:

我觉得是平行链槽拍卖,每个项目方都会展现出它的神奇力量。不过草间弥生是博卡上的测试网,先在草间弥生上测试平行链功能,槽多,参与者多。以前大家都以为草间弥生的价值应该是博卡的1%,但是最近草间弥生好像挣脱了枷锁,好像不是要做试炼链,现在是要做博卡的激进版。未来,如果有项目方愿意永远待在Kusama也不一定。所以,到底谁是波卡都不好说了,Kusama的进展也值得关注。

郭涛:

大家都很关注投币拍卖,这个共识比较高,包括波卡和草间弥生的爱恨情仇。

此外,投币式拍卖可能会扩展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具有不确定性。一开始,DeFi明白了那个誓言,然后得到一个令牌,然后进化成了Dex。另外,目前的流动性挖掘从产品层面来看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它对商业模式的影响却远远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波卡卡槽拍卖,不要简单当成质押获得平行链代币,具体要看到时社区里面的聪明才智或者项目方如何玩,我希望它可以朝着有利于波卡的方向发展。

梨子:

IPO(投币拍卖)决定了博卡的天花板,这是真的期待,无论是市场还是项目。

除IPO外,官方计划是在主网上线后1-2年内,逐步将卡槽数量从5个增加到50个到100个。之前的卡槽非常珍贵,可能抵押了几十万或者几百万的DOTs。如果卡槽被拍卖,价格一直维持在100个卡槽甚至200个卡槽。因为DOT的房贷,价格会上涨,包括项目方竞选带来的热度。所有因素都会决定它的价格有多高,而这一切。

Title